石头平:

晚上打开电脑,照例开了点点,无意间发现了一篇名为“你听见了吗”的文字,内容如下:

      左小祖咒是个怪咖,从听到他名字那天起我就这么认为,他的歌太深奥,他的人也太深奥,让人难以捉摸,太有深意总是越吸引人,让你更加想要弄明白。

      陈升我一直就喜欢,从把悲伤留给自己开始,特殊的嗓音,特殊的音乐,难怪刘若英会如此爱他,有味道的男人,也许他外表不出众,但就是这样吸引人。

      他俩合唱的这首爱情的枪,着实吸引了我的眼睛,唱歌的那种拖沓感,偶尔的儿化音,让这首歌味道更浓,口琴的声音,更为这首歌填了悲调色彩。

      两个大师在一起,会擦出不同的火花。

      杀了诚实吧,或者杀了爱情吧。

 

看后感觉还不赖。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借我那把枪吧 你说你用不上那玩意去杀谁

莫非有人把情爱都已看厌 借我那把枪吧 或者借我五毛钱 我要搭上北方的快车头也不回 杀了诚实吧 或者杀了爱情吧 在北风吹起的时侯加入我们的队伍 杀了真理吧 或者杀了谎言吧 好在北风吹起的狂野中唱着激昂的进行曲 借我那把枪吧 我又没说用不上那玩意 莫非有人给你机会 让你感到自卑 借我那把枪吧 或者借我五毛钱 生就属于北方的我将一去不回 如果有天我再归来 请不要因为我感到伤悲 雁子会捎来讯息 当春风吹拂着新绿 那是因为我想你 跟我去北方吧 那里正下着雪 就让我滚热的灵魂在冰霜上撒个野 跟我去北方吧 逃离爱情的肤浅 南方的江山太娇媚 腐蚀了我的热血 杀了诚实吧 或者杀了爱情吧 爱情来的时侯 你就会背叛你的诚实主义 杀了真理吧 或者杀了谎言吧 千万不要让他们站在敌对的那一边 借我那把枪吧 我又没说用不上那玩意儿 当真理站在谎言的那边 我就解决我自己 借我那把枪吧 或者借我五毛钱 南方的江山太娇媚 容易遮上我的眼 如果有天我再回来 请不要为我感到伤悲 雁子会捎来讯息 当春风吹拂着新绿 

评论
热度(2)
  1. 高级动物腿毛桂的2014 转载了此文字
© 高级动物/Powered by LOFTER